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說騎士 > 玄幻奇幻 > 漢末紅顏賦 > 第十七章:論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即史阿又笑了笑:“昨日老師回來的時候對我說,有人拜托他收了一個女徒弟,看樣子正是姑娘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師已經等待姑娘有一段時間了,請……”這人是王越的大徒弟史阿,全身都發出了強烈的殺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紙鳶點頭,然后走進了天晴閣。一樓沒有人,二樓也沒有人。在頂樓也就是三樓的閣樓位置,有一個頭發有些花白的男子,正在喝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這個時候的茶不僅僅是茶葉,而是叫茶湯。既然叫茶湯,那么自然類似湯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茶葉煮水中,會加入一些蔥姜蒜,甚至還有加奶和一些其他的東西的。炒茶那種直接喝茶的風格,現在并未開始流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紙鳶就站在這個人的不遠處,也不打擾他喝茶。這人應該就是王越了,紙鳶也不在乎等著,哪個有本事的人,沒有些自己的傲氣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知道王越除了史阿這個真正的徒弟以外,掛名的兩個徒弟正是劉宏的兩個兒子。只不過平日里跟唐珍有所交往,所以不太好拒絕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如果紙鳶本身不算習武之人,王越也就意思意思也就得了,就當給唐珍一個面子,雖然說他不需要給任何人面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約過了一會,正好是一盞茶的時間,王越把那一碗茶湯喝完了。“你這越女劍法是誰教的?”王越抬頭看了看紙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紙鳶拱手道:“烏角先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哦?怪不得……”王越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紙鳶反而愣了:“前輩……怪不得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越輕笑了一下:“怪不得有些不入流……一個搞丹藥,研究男女雙修之術的方外之人,劍法自然教的慘不忍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紙鳶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話也就他敢說,雖然說的也沒啥錯。”紙鳶心里倒也不反對,因為她知道教自己功夫那老頭子什么的德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說起來那老頭子一直想教我煉丹的,然而當年我死活不學。最后勉強學了幾手符咒之術,而且還是皮毛那一類的。”紙鳶覺得有些后悔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了一小會,王越又給自己填了一碗茶湯。“你學劍的目的又是什么呢?”他第二次問紙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紙鳶想了想:“自保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自保!?”這次輪到王越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紙鳶點頭,然后對著王越再次躬身道:“我下山之前,烏角道人對我說天下將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身為一女子,本就不易,亂世則更不易。不管我時候是否行俠仗義,游山玩水,或造福一方,更或則嫁與他人為妻妾,都需要自己有一些真正的本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別的可能不清楚,但有一點我心里十分清楚。就算以后依附別人,那也不是我自己的實力,在亂世什么情況都會出現,只有本事才是自己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所以我來學劍,就是為了日后可以自保,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”紙鳶說的倒也明確,讓王越不由得高看了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越聽完紙鳶解釋后,不由得笑了:“善……你這女子到與她人不同。只有本事才是自己的,這句話我也頗為認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從今天開始,我便交給你一些東西把。我看你這兩把寶劍到也不錯,可惜跟你剛才那句話說的差不多,并不是屬于自己的本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紙鳶微微一愣,然后她也明白了王越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劍本凡鐵,因使用者而通靈……寶劍再鋒利,也不如自身的本事。”王越笑了笑,然后用自己的一根手指,對著地面劃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道透明的力量,出現在了王越的手指上面。然后隨著王越的手移動,在地面上出現了一個深十多厘米的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紙鳶驚呆了,說實話她一直以為自己這個世界就算有一些變態,也脫離不了三國演義的范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……這特么都算是一般武俠小說里的內力在放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入書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推薦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