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說騎士 > 現代都市 > 農門巧婦 > 第一百六十四章 弄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÷說◎網 】,♂小÷說◎網 】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居安看完信后對她道:“只是偷拿了些東西罷了,他沒害人就沒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若點頭,事到如今也只能這么安慰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吃過飯,杜若開始認真想起稿的事。他的事情,她不曾親眼見過,大多是從別人那里聽來或是宋居安親口告訴她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些事情能寫,有些不能寫,但凡涉及到宮里的事,就算她寫了拿到書齋那邊去,恐怕他們也不敢印出來。皇家自有皇家的顏面、顧忌,她想的明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若略翻看了一本話本子,又拿筆在紙上記下一些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內安安靜靜的,她和宋居安倆人坐在東西兩邊桌前,中間隔著一道珠簾,他似乎在執筆寫書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了一會兒,他喚了一聲:“若兒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若隨口應了一聲,等了等,他卻沒再說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過了一會兒,他忽然說道:“我害怕你走了就不會回來了,這個世上除了你我也沒有什么可放在心上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若抬起頭來,伸頭朝他那邊看了一眼,見他正望著自己。雖然宋居安神色平和自若,和平日里沒什么兩樣,但不知道他心中輾轉反復地咀嚼著什么,詫異他平白來這么兩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說了會和你一起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放下書,走到他的面前,伸手勾住他的脖子,坐到他腿上,望著他:“你不信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不相信,不能全信。”他抱著她道,“你人走了不要緊,我還能再將你找回來,可若是這副軀體之中的你走了,我該去哪兒找你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若心中一驚,肢體瞬間變得有些僵直。她心虛的與他對視著,想避開他的目光又怕他看出自己底氣不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無時無刻不在思考這個問題。”他道,“也翻閱了許多文獻資料,書上確實有少量文字記載,曾有人性情大變、后天開智、或是軀體中進入了另一人的魂魄,醒來后說自己原來是誰,家住何方,那么你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就是我啊……”這件事情說來實在話長……得找個時間好好和他說一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今日在五殿下府中議事,思及此事我便提前回來了。回來又看不到你,心急如焚。想起在豐陵的時候,你離開了我過的好好的,可我每日過的索然無味。我父母、叔父、華容、摯友,一個個先后離我而去,若不是我不肯放手,恐怕你現在也不在我身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若仰頭親了他一下,又緊緊地抱住他,“你放心,除非你變心了,或是對我不好了,我才會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可要說話算數。”他及其認真的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若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起他如斯深情也曾付與另一個女子,他們也曾相伴相陪,愛著彼此,她心里頭就有些難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的他比現在耀眼百倍千倍,為人仰望,尊貴又觸不可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得太晚,愛的太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抱著她起身,朝床帳走去,杜若連忙喊道:“我書還沒看完呢!我得抓緊時間!還早著呢!這才剛吃過飯!外面天都沒黑透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倆人還是抱著在床上滾了一會兒,杜若也不知道她和宋居安怎么如此的幼稚不堪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開始著手準備為你正名的事了,若是五皇子登上皇位,就讓書齋刻印《大楚·蕭暝傳》,若是他輸了,呸呸呸!我是說萬一輸了,那就還用鄭濱這個名字刻印出來售賣出去,反正辦法有的是。還能順便賺一筆銀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到銀子,她兩眼發光,有些得意的笑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等回到豐陵,咱們好好打理寶華裳和小繡坊,日子肯定過的更好,等回頭咱們買個更大一些的宅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著說著,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,遂問他道:“若是到時候……你是不是要留下來做官,還當你的丞相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入書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推薦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