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說騎士 > 現代都市 > 妻令不可違 > 164章 是你的不對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÷說◎網 】,♂小÷說◎網 】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到徐瑧的親口保證,文琳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氣,定了定神,她問,“徐瑧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瑧眨了眨眼睛,“就是你剛看的那么一回事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琳稍稍正色,“我沒心情跟你開玩笑,我是說真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也很認真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急于知道結果,文琳沒心情和兜圈子,直接敞開話,“這種底層員工的人事調動,都是我們自己內部協調商討,為什么葉總會忽然關問起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瑧豎起食指左右晃了晃,“不不不,你沒搞清楚重點,少爺當然不關心這種小事情,他只是關心我們家笙妹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琳啞了一下,差點就沒脫口多問了一句為什么,話到了嘴邊,她忽然反應了過來,瞬間愣在了原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想起前兩天給徐瑧打電話時,洛笙叫徐瑧去吃飯的語氣,輕快、嫻熟,不像是偶爾被邀請過去做客的,倒像是那邊的常住居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這個猜測屬實,而徐瑧一直都是住在葉家的,所以,洛笙……也是住在那邊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斷到這里,文琳已經不敢往下想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情郁悶到無與倫比,這種時候,不找個人發泄下抓狂的情緒是不可能的,所以,近在眼前的徐瑧毫無疑問就成了這個首席炮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即郁憤地問,“徐瑧,為什么你不早點提醒我?但凡你提前跟我通好氣,我剛剛也不至于會弄的這么狼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瑧一臉的無辜,“文琳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,你怎么能說我沒有提醒你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什么時候提醒我了,你只是讓我做好心理準備而已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樣嗎?”徐瑧側了側頭,露出微微委屈的表情,“可我怎么覺得,我的暗示已經夠明顯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特么到底哪里明顯了!文琳被刺激得胸口劇烈起伏,她這輩子就沒丟過這么大的臉,一想到自己被老板拷問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她就有種想要從這里跳下樓去的沖動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要不是自己暗戀多年的對象,她絕壁要跳起來吼一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她是真氣急了,徐瑧見好就收,“不管怎么說,事情都已經過了,又不是多嚴重的事情,以后你多注意就行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、是、多、嚴、重?”文琳一聽就彈起來,“難道你沒聽到嗎?葉總剛剛跟我說的最后一句話,就是他對我很失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瑧仍是嬉皮笑臉,“少爺也經常對我很失望啊,我現在不也是好好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他扯不清,文琳頹然地坐在椅子上,雙手抱著頭,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,“我在公司奮斗了這么多年,從沒有想到,葉總第一次對我的評價,居然是失望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對自尊心極強的她來說,簡直就是隕石般的打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了好了,這真不是大事,”徐瑧搬了張椅子坐她身邊,“我們家少爺就這樣,除了對笙妹說話好聽一點,平常要么不理人,要么就沒好話,我服侍他這么多年,我也從來沒有得過他一言半語的肯定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琳瞅了他一眼,沒吱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而且你說我沒提醒你,我著實覺得我很冤枉啊。”徐瑧嘆了口氣,“你忘了?在我把笙妹交到你手里時,不就跟你千叮囑萬叮囑了,讓你務必要好生照顧她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琳啞了啞,“可我當時以為是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剩下的話她沒說下去,怔怔地看著徐瑧的笑眼,忽然沒有了遣詞造句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默了半響,她微微低下頭,嘴唇翕動了幾下,低聲喃喃,“對不起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到如今,怨怪別人有什么用的呢?只能后面盡力彌補,也許還能亡羊補牢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瑧看了眼時間,差不多該去葉峻遠那邊報道了,再晚就真被少爺封支氣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入書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推薦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