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说骑士 > 科幻灵异 > 全球登陆 > 28 杀猪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周后,屠宰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是屠宰场,其实也就是一个棚子,围起来,待宰的牲畜暂时拴在里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面一个露天的青石坝子,宰杀场地就是这里,每天完工以后,用清水一冲,很容易清理干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时此刻,这里正上演着一场惨绝人寰的事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头花白花白的老母猪,因为年事已高,没有了利用价值,只能被人类杀了吃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在宁家猪圈里出生,?#25484;?#19968;生为宁家服务,总共生了十几窝、上百只小猪崽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苟且偷生至今日,最终仍逃不过和孩子们同样的命运,何其?#26432;?#21487;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它在悲愤之下,挣扎得尤其剧烈,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,打算和这?#21644;?#24681;负义、满手血腥的人类拼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哼哼……哄哄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嗷嗷嗷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嗷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场一片混乱,猪的?#21307;?#22768;不绝于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都没想到,一头平时窝边边角角,能?#38405;?#30561;就不动的老母猪,竟然有这么强烈的求生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也就罢了,力气还这么大,让拖猪的屠夫险些阴沟里翻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幸好关键时刻,一只玉白的手伸了出来,一手拽住绑猪的麻绳,猪立刻就不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是它不想动,而是它实在动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扭过美味的猪脑袋,回?#25151;?#20102;一眼宁骁,想要记住这个坏了它逃跑大计的人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却没想到,抓住它的不是它所熟悉的屠夫,而是一个长得唇红齿白的小少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概是觉得他面善,比那些杀猪如切?#35828;?#23648;夫好说话多了,老母猪怏怏地看着宁骁,大大的猪眼中竟然渗出了泪光,里面满是哀求的神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宁骁见此,心?#26032;?#24863;诧异,忍不住挑了一下眉头,多看了这头母猪几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果然不愧是拥有超凡之力的武道世界,动物在这种灵气浓郁的环境里,很容易通灵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头老母猪,虽然?#22993;坏?#25104;精的地步,但已经算颇通人性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样想着,宁骁挥了挥手,?#38376;?#36793;围拢过来的屠夫们停手,自己一个人拽着粗绳,双眼放光地盯着老母猪,像是在看什么绝世美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屠夫们面面相觑,不过也都没多说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他?#24378;?#26469;,自家少爷虽然在今天表现出了过人一等的神力,令人?#25991;?#30456;看,但终究还是太嫩了,心肠太软,被老母猪这么一看,就不忍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实际上他们当屠夫这么多年,这种通人性的牲畜虽然少见,但也不是没遇见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以他们常年杀生锻炼出来的心性,当然不可能心慈手软,结果如何,自然可以预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少爷是主人家,他们虽然内心吐槽,但终归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如这段时间,少爷多了一个看人宰杀牲畜的爱好,大家虽然知道不好,不也没人敢拦着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谁知,宁骁的下一句,就让他们跌破?#25628;?#3055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把刀给我拿过来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众人闻言,愣神了好久,还是一个机灵的学徒?#20174;?#20102;过来,找到少爷经常拿在手中的奇?#20540;毒擼?#19978;前递给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少爷,您的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宁骁点点头,接过杀猪刀,一手擒住绳子,使猪不能动弹,一手?#20540;叮宰?#23427;的脖子,就是利落地一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起来轻飘飘的一刀,落在猪脖上,却是小指深的伤口,直接切断了颈动脉,鲜血先是往外喷射,接着汩汩地向外流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马上有一个老练的屠夫拿了一个桶来,放在下面接着,等待放血完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来一般屠夫杀猪,为了防止它?#27492;?#21453;抗,都会把猪倒绑起来放血,如果不这样的话,猪很可能会挣脱而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来都不运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入书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推荐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